忍者ブログ
朝生暮死一念间。
2017/11/25 (Sat)04:5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1/03/06 (Sun)14:42
所谓教主


@本文为贯彻“魔教教主就是和武林盟主搞基的。哦对了他还可以和邪教教主搞一搞。”而写,文笔各种渣,各种欢快和槽点。

@武林盟主一家都是吃货,邪教教主是个长得像文弱书生实际上怪力无穷的天然呆,魔教教主长得太嫩老被人说是黄毛小子而且眼神不好总分不清正派和邪教,稍微一戳就炸毛。

@这是大家二着二着就在一起了的故事。


【一】


当邪教教主还不是邪教教主,也就是邪教一个小小小小弟子,只能帮师兄们洗衣服擦地的那种,他曾听当时的邪教教主讲过一番话。
那时的邪教教主是个头发花白的山羊胡老头,说话前总先捋一捋自己胡须,还干咳两声,万一邪教散了他立马就能去私塾,绝对是那些官老爷喜欢的迂腐先生。
哦对了,这位邪教教主确实有把人拉来训话或摇头晃脑背诵之乎者也的爱好,私塾是只给几个学生上课,他这是喜欢把所有邪教中人拉到谷中一空地上,水都不喝一口地说上几个时辰,听得下面的人是昏昏欲睡,每逢教主又想拉人去训话时这些师兄总是一个推一个,到最后这任务就落在了他们这些小弟子头上。


那日还是个小小小小弟子的邪教教主为了能多吃到两个馒头便替师兄去听那老头训话,他眯着眼往下面一站,心想忍忍就过去了,能加餐才是好事。
等到教主“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子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罗里啰嗦扯了一堆后总算喝了口茶歇了歇,扫视了他们这些都装着规规矩矩听话的黄毛小子一番,突然开口道,“若你接管邪教,将为教主,如何将邪教发扬光大?”


原本半眯着眼打算睡觉的小小小小弟子一听这话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死:如何发扬光大?教主你真是圣贤书读得太多了所以才想要千秋万代永垂不朽,还把这老老实实当做一门手艺来传承不成?
他想得实在,本来就是,邪教中人哪个不是江湖中混不下去,要么得罪太多武林中人要么臭名远扬,不然就是像他这种,从小无父无母,被教主捡回来养大,跟着师兄弟练功。只为了混口饭吃。
所以论到他时他并未学前面那些弟子大说特说,好像美好前程一统江湖就在不远处了一样,而是直接一挥手,干净利索道,“擒贼先擒王,先活捉了武林盟主剥光了衣服往门外一丢,让正派人士那些个伪君子都看看,再一统江湖不迟。”
原本半眯着眼的老头听了他这句话突然浑身一震双眼精光大方,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孺子可教。”
…天知道他只是想早点说了然后回去啃馒头的。


于是就因为那次对话,当日的小小小小弟子超越了众多师兄弟,上代邪教教主去世前,把邪教托付给了他。
这在邪教教主眼里当个小小小小弟子和邪教教主也没什么区别,就是多了几个馒头而已,哦对了,还得去找武林盟主的茬,这是每代邪教教主上位后都得干的事,就相当于个传承仪式。
他再啃了口馒头,觉得嘴里真能淡出个鸟来。


【二】


正邪自古誓不两立。这是常理。
正派人士喜欢骂邪教中人,“邪教余孽!江湖中的败类!”邪教中人喜欢骂正派人士“伪君子!指不定你们私底下做的龌龊事有多少!”比如说邪教教主被捡回邪教后开口会说的第一句话不是“爹”也不是“娘”,而是“伪君子!”口齿清晰,声音洪亮,当真天赋不凡。
顺带一提,他会说的第二句话是,“饿。”


上任邪教教主咽气前絮絮叨叨拉了他手交代半天,把邪教的历史都说完了,最后只得出个结论,“世代武林盟主与我们邪教结怨甚深,还有夺妻之仇,你此番前去且把他家灭个干净,若不行也要折辱他一番。”说完就咽气,黄泉路上想必走得无比痛快。
他还是挺不解的,说实话武林盟主与他无怨无仇,抢的又不是他老婆,也从小到大都在师兄们每日哄他睡觉的故事里扮演个“如果你还不睡觉,武林盟主就会来把你抓住,把你一口一口吃下去哟”的好角色,日日让他安眠,这一出手就要挑了别人全家…还要去折辱别人这这这不太好吧?
不对,该如何折辱?是脱了他裤子打他屁股?还是让他饿上三天?他抢了别人老婆就把他抢过来算了…
话虽如此,但教主遗命不可违,他还是老老实实挑了个黄道吉日,多揣了几个馒头在怀里,准备跑到武林盟主家里去打探情况。


大凡正派人士,尤其是坐到武林盟主这位置,一般会安家在高山或深谷里,就算是间破草屋也给人传得神乎其神,说是有高人深居在此,不可扰不可扰。
武林盟主家便住在那高山之上,云雾缭绕深竹翠林,飘飘欲升仙也。
邪教教主爬上来后才发现武林盟主家还挺大,就算他溜进去,也不一定能找到人,这让他忧愁非常,索性抓了路边的一个小孩来问路。
“请问武林盟主现在何方?”他一袭青衫,人也长得斯文清俊,手里还拿着把折扇一开一合,就像一个上山来踏青咏诗的书生,让人不疑有他。
小孩子长得乖巧可爱,圆嘟嘟的脸圆滚滚的小身子,一双黑眼珠乱转显得怪机灵的,手里还捏着个小糖人不时舔上两口,一开口却软声软气,“哥哥抱。”
“…”邪教教主无言地抱起孩子,任他把糖稀乱抹了一把在自己衫子上,再问道,“盟主现在何方?在下只想找盟主切磋一下,以仰盟主风姿…”
“你说我爹?听说山下王二麻子家的烧饼新出炉,他便下山去了。”孩子笑嘻嘻答,再好心补了一句,“哥哥若想见我爹,那得选好时辰再来拜访,不然这会是王二麻子的烧饼,等会又是张家小妹的桂花糕,啊对了,他答应要给我带一打糖葫芦上来呢!”
邪教教主暗中摸了摸自己怀里两个馒头,忽觉人生凄凉秋风几度,“你爹不嫌累?”
“不累!”小孩往他怀里缩了缩舒服地找了个更好的位置,“爹说鸟为食亡人…人也为食亡,天道也。再说了,他每天跑上跑下的还能练功呢!等我再大一点也这么干!”


…从小在师兄的故事里扮演着黑脸神,力大无穷专吃小孩子的武林盟主…前任教主口中咬牙切齿的“鼠辈,伪君子,此仇不共戴天…”的武林盟主…眼下流着口水的小孩子…自己饿得咕咕叫的肚子…
再见吧。


他叹了口气打算放下小孩子,自己下山搞点好吃的,这武林盟主谁要挑战谁来,他懒得奉陪。
刚一放下孩子还未转身,邪教教主就听身后风声袭来眼前寒光一闪,一个年轻的声音冲他高喊,“你们这些人渣!纳命来!”


【三】


待那些事情已过去了很久,邪教教主和魔教教主都已推腿置腹…哦不是推心置腹无话不谈时,邪教教主边练习给魔教教主的衣服系带子边问,“你究竟除了‘人渣’这句还会骂什么?”
魔教教主脸皮薄又生得嫩,一问之下不耐烦地推了他一把,“人渣。”
“哦。”看样子是只会说这句了…魔教中人比起邪教中人也好不了多少,起码邪教还会多说几个词。
邪教教主再努力了一下,发现那带子确实系不上,索性帮魔教教主把衣服给脱了,打算单独拿来细细观察下,不料魔教教主脸一沉手一伸脚一踢,“你这人渣想做甚?!”
……本来是没想做什么的,如今看来,还是做吧。


扯远了,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相当遥远的事,当时邪教教主一听那风声见那寒光,心中暗叫一声不好,说时迟那时快,他立刻把孩子推开,一把扇子“啪”地一声展开,根根扇骨竟是用铁所铸,硬生生地承了一击。
拔剑相向的是个年轻人,黑衣黑发,眸子里隐有杀气,可惜这人似乎过于年轻,尚带稚气的脸加上所穿黑衣过大,活脱脱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就穿了家里大人的衣服拿了大人的剑来逞威风,让人不由得发笑。
结果邪教教主就真笑了,他笑起来眼睛微弯,唇角温柔翘起,加上他那张有些文弱的脸,更让人如沐春风,心旷神怡。
年轻人的脸却红了,声音也因此更大,“你们这些所谓‘武林正派’的人渣!纳命来!”


邪教教主立马就不笑了,还惊讶地把扇子一合直指自己,“武林正派?在下?”
年轻人无比肯定以及坚决地点了点头,咬牙切齿道,“只有你们这些所谓的‘正派人士’才故作斯文自以为天下无敌…摆着张写满仁义廉耻的脸就该死!”
邪教教主抬手摸了摸自己脸,决定以后教主要是当不成了,就跑到武林盟主家来混口饭吃,正派人士看样子想当也是非常容易的嘛…吟几句风花雪月叹几声江湖人事道几次人心惶惶…挺容易的嘛不是!


还没等他感伤过来,那小子又是一剑刺来,二话不说要他的命。
邪教教主苦着张脸想要是死在武林盟主家门口也太憋屈了,他这辈子也没见到过几个美人没吃到什么好菜就在邪教里啃了无数馒头……有馒头啃也是好事啊!死了恐怕都没人给他烧纸钱自然也吃不到什么馒头了。
这么一想他打起精神来应战,扇子转了几转扇了几扇架住了年轻人的剑,他长得文弱但自身怪力无穷,年轻人自是招架不住,还无比诚恳道,“兄台莫要误会,且听在下解释…”
“呸!人渣!”这是年轻人给他的回答,骂来骂去就一个词,怎么都不换。


当时他还不知道魔教只教了门下弟子这个词,说是只论身手不战口舌,一刀割了人渣的头才痛快,所以魔教中人要么就不开口说话,要么一开口就只会骂人渣。
邪教教主只觉得这黄毛小子一个,又不换新词又一上来就喊打喊杀的,烦人,索性扇子一挥身子一旋,把年轻人逼得退后几步,趁机把扇子架到他脖子上,还好言相劝,“别心急,听人把话说完…”
“人,人渣!”年轻人不旦眼睛红了,脸也红到了脖子根,仔细一看是他刚刚没留神扇子一挥扫断了人家衣带,导致别人露了半个胸膛在外面,啧啧啧还真是细皮嫩肉诱人想去摸上一摸。咳,他敲了敲自己头。“那请问兄台是如何…对正派人士有这般…痛恨之心?”


“哼!”年轻人冷哼一声,开始大声说道,“我魔教自古便与你们这些人渣有不共戴天之仇!什么正派!你们这些披着羊皮的狼!”
“那…兄台是魔教教主?”他试探着问。
“正是!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我便是死也要干净利落不受折辱…”话还没说完就咬住了舌头,恨不得马上昏死过去。
因为眼前这个“正派中人”突然用手拢了拢自己打开的衣襟,还笑得无比温柔无比诚恳,“所谓不打不相识,在下乃邪教中人,也正是邪教教主…咦兄台你怎么了?为何脸色忽红忽青?”
“…人渣!”他怒喝一声,挣脱了邪教教主的束缚,他娘的手在别人胸口上滑来滑去的算个什么事?!果然只有正派那些人才干得出这种肮脏事!


…天地良心,邪教教主当时只是想帮他系带子而已。


【四】


有关于魔教和邪教的区别,魔教教主和邪教教主曾就这个问题同塌而眠认认真真地讨论了一次。
“江湖传言道最先的魔教教主和邪教教主原本为兄弟,本只有一教,但某日二人不知因何事而起了纠纷,弟弟摔门而去,自创门户成为邪教教主…本是走的一条路,奈何二人不同道,可惜了手足之情…”魔教教主唏嘘叹了一番,突然觉得有些不适,“人渣!你手放我身上想干啥!”
邪教教主抬起头来一脸的无辜,“在下并非正派人士,可以不用喊在下‘人渣’了。”
魔教教主脸红了又白,“人…人渣!我给你说正经的!对了,你又有何看法?”
邪教教主伸手漫不经心地玩着魔教教主的衣服带子,“在下觉得只是字面理解不同?所谓‘邪不压正’,大约是讲邪教有天会被正派人士所压倒…咳那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就是说魔教能压武当山上那些牛鼻子…?啊,解开了,顺便在下也饿了。”
饿,饿个屁!!!哪有人饿了反而脱起衣服来的?魔教教主努力挣扎了一番,终究在那人的浑身怪力下毫无作用,被从头到尾吃了个干干净净,连点渣都不剩。
事后他看着邪教教主那张又书生气又白白净净的脸,扶着自己的腰搜肠刮肚了一通还是找不出什么新的骂人词,直接就在那人脸上踩了两脚才解气。


话说当日邪教教主与魔教教主不打不相识,虽是最后魔教教主被逼无奈之下一脚踢到邪教教主某个重要部位才得以脱身,顺带趁邪教教主吃痛时扒了对方外衣,狼狈逃走。
这梁子可就算结上了,这要么大家都有错,邪教教主不该说话文绉绉地又长了张斯文败类的脸,正巧站在武林盟主家门口不被误会才怪…魔教教主不该脸皮太薄一生气就不听人说话,而且眼神不好就光凭张脸就断定别人是“人渣”……


从那之后邪教教主隔三差五就往武林盟主家门口跑,擒贼先擒王这是真理,搞不定现任武林盟主先把下任武林盟主搞定也一样,前任教主不是说那啥武林盟主抢了他老婆?干脆把他儿子抢回来也不错…不过十回有九回,他都会遇上那魔教教主,穿着身过大的黑色长袍,脸嫩得可以掐出水来黑得可以当抹布,对着他没半个笑。
哎呀上次不是都解释清楚了吗,兄台如此冷淡还真是叫在下伤心啊伤心,咦兄台你掏出剑想对武林盟主的儿子干什么?!
小孩子这回吃的是热腾腾刚出炉的烧饼,一笑露出俩虎牙,“哥哥抱~”


魔教教主面无表情地举起手中的剑,邪教教主立刻掏出扇子。
“让开。”魔教教主不悦道,“正派中人就算是个孩子…长大了也只会是个伪君子,还不如就现在给他一刀来得干净。或者掳了他,去吓吓那些人渣也好。”
邪教教主看着专专心心吃着饼渣的孩子忍不住嘴角一抽,“兄台…就凭你这张冷冰冰的脸?别吓着别人了…”他上前掏出俩冷冰冰硬邦邦的馒头,“乖,跟在下走?”
孩子转着两只大眼睛望着他,傻乎乎地笑了,还把正吃着的烧饼分了他一半“哥哥别吃那个了!我爹说吃凉的对身体不好!给你一半!”
真,真是好人呢……


久而久之他们就经常在武林盟主家门口蹲点,明明不是正派人士但是一天要被骂几十声“人渣”的邪教教主有点惆怅,便学着前任教主那般语重心长地教他,“兄台若是个姑娘家,倒可以骂‘淫贼’什么的…既然兄台不是…那也可骂‘混账’‘败类’之类的…翻来覆去讲也是一个词未免也太过无趣…”
“……”魔教教主学聪明了,他不说话了,他闭嘴了,他直接一剑就扫过来了。
啧,又没命中。


他们有时也会闲谈,多半是邪教教主的馒头吃完了他觉得无趣就开始说话了,魔教教主擦着自己的剑摸摸听着,时不时就准备出剑。
“哎兄台我们在这里蹲了这么多日也没见到武林盟主,大概他是留恋山下美食人间百态忘记归来…不如我们也…?”
“……”为口腹之欲而放弃任务才是蠢货做的事。
“说起来在下来抢武林盟主…不不,是想和盟主切磋一番实在是前任教主遗命难违…就算装模作样也要做上一做。实际上这与在下并无关系,在下就算伤了武林盟主…也未必会见得明日的馒头会多上一个。”
“……”
“总之都是与我们无关的事吧?为此在这浪费大好时光真是……”
“我师父对我说的,”魔教教主突然开口道,一张年纪轻轻的脸崩得紧紧的,眉目间隐约有丝迷茫,“从我儿时就开始说起,正派中人个个俱是人渣,我魔教与正派中人誓不两立,出刀必见血…”
邪教教主摸了摸,怀里还剩最后一个馒头,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抛给了地上坐着的魔教教主,看着那小子不情不愿咬了一口,“在下的师父…也曾说过这些话。而且是从小到大一直说到他去世为止。不过在下听是听了,有些事听听便过了,用不着放心上。”不然这人活着得多累啊。


他索性也一屁股坐地上,跟着魔教教主一起,看着年轻人吃着馒头的样子莫名想起了在谷中见过的一只野猫,黑色的,极小,眼睛绿幽幽地发光,一见人就躲,饿得不行时给它东西还会被挠上一爪子。
他忍不住也伸手想摸摸邪教教主的头发,刚一伸出来就被年轻人瞪了一眼,“你干什么?!”
邪教教主便笑了,口气稍微放软了点,“在下认为,既是未曾见过,也别太过于相信。在下也刚刚接任这教主之位不久…江湖之事所知尚浅。不如…”他的眼尾挑起来,有蛊惑之感,“兄台也和在下…去这江湖闯荡几番,再来评说这是是非非?”
“…”
“教主遗命在下已做到大半,折辱之类的…”他笑得更加温柔,“在下上次已将山下所有店家都用银两打点了一番,若武林盟主再来买小吃,便把混了巴豆之物交给他,这也是为了盟主的身材和身手而着想…”
“……”
“再说兄台你这张脸若去闯荡江湖…”他轻咳一声,委婉提醒,“恐怕青楼欺你是嫩瓜子…把你宰得够狠。”
“……”为什么非要去青楼不可啊?!
“况且兄台言语之匮乏实在让在下有所担心…包在在下身上!不出几个月就让兄台对三教九流的暗号一通百通!”
“…滚!人渣!”


大概是那天的馒头滋味还不错邪教教主那张白面书生的脸起了很大的欺骗作用或许又因为其他什么什么原因…最后喜欢钻牛角尖特别固执又不怎么会说话的魔教教主把那个馒头啃完后,最终还是“恩”了一声。
携手同去,江湖险恶人心惟危,但总要自己去体会一把才行。
其余听别人说的,都是空话。


结果那年邪教和魔教新上任的教主并未在江湖中引起任何波澜,过了几年也没有。后那日的小娃娃长大成为新任武林盟主,两大魔头却早已退隐江湖不问世事,实乃武林一大奇事也。


“在下发现兄台你说‘人渣’之时,还是在床榻上说别有滋味…”
“闭嘴!人渣!我堂堂魔教教主岂可…唔!”


看遍千种风光万般美景,体会江湖刀光剑影,最后发现,不如归去。
我心安处,即在身侧。


FIN.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结局颇有《蝙蝠》的赶脚....很喜欢,阿暮暮加油XD
桂百七 2011/03/06(Sun)19:00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14  13  12  11  10  9  8 
プロフィール
HN:
暮樱
年齢:
24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3/11/05
職業:
www
趣味:
二次元
自己紹介:
♣ ♣♣ ♣ ♣♣
属性:表人格为热血少年里人格为阴暗文学少女
一切三次元去死不解释

♣ ♣♣ ♣ ♣♣
萌物:盗墓笔记:瓶邪;家庭教师HitmanReborn:ALL96
长期爬墙w

各种耽美小说,每日一篇

♣ ♣♣ ♣ ♣♣

欢迎勾搭

♣ ♣♣ ♣ ♣♣

比起这个世界,我果然,更喜欢虚无。
LOGO
LOGO在此请自联,欢迎交换链接www
LOGO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07/20 蓝小麼]
[06/13 TO NONAME]
[06/12 NONAME]
[04/04 樱色无边]
[03/30 沈玉歌]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啊啦啦
ブログ内検索
流水不复返
eingzone.com
Admin / Writ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