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朝生暮死一念间。
2017/08/22 (Tue)19:5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11/22 (Mon)22:59


牡丹亭外


@CP为解语花X霍秀秀,伪百合,雷者勿看
@里面大多内容都是我自己编的…三叔原著什么的…是肯定找不到啦OTL
@脑补产物,很渣哟QAQ


【一】这世界有点假,可我莫名爱上他 。


霍秀秀其实是相当不喜欢听戏的,可以说是讨厌。
但若是她这话放出去,第一个笑的恐怕就是她家奶奶霍仙姑,“丫头,你若是不喜欢听戏的话,天天捧着戏本子看做什么?而且是谁从小就求着我带她去戏园子里的?”
啧,就算是天天捧了本西厢记看个没完,就算是从小到大就开始听戏,就算是不止一次被家里人取笑“你呀,早知道就把你送去学戏去!”霍秀秀还是不喜欢听戏。
可她还是听了一出又一出,在那悲观离合声中睡着,待醒了台上光景已换,又是一派花好月圆,才子佳人手牵手眉目依依。
每到这时候她就忍不住想拂袖而去。


按理说霍秀秀是不会勉强自己的人,她小时候的个性就跟一男孩子似的,用吴邪的话来说“除了留了条辫子穿了件裙子,其余都跟喜欢在泥里打滚的皮猴子没两样”,她听了直接反驳,“你可没资格说我,小时候拖着两条鼻涕的家伙。”
“…”吴邪听了无语了阵,又不甘心,“那这么说…我们中最文静最乖巧的…是…小花?”
霍秀秀脑内浮现出小时候解语花穿着裙子对她微微笑的样子,顿时无言。


这么说吧,其实霍秀秀不喜欢听戏,也不喜欢等待。偏偏眼下她所做的事就是等人和她一起去听戏,听那出牡丹亭,听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剪,听呖呖莺声溜的圆。
她穿了身淡粉小碎花的旗袍,把辫子编好,末了还偷着抹了点淡色唇膏,站在晕黄路灯下双手不安地捏着衣服,双颊淡淡红,不易被人知。
而远方是谁在歌唱,唱一曲“李郎一梦已过往, 风流人物今在何方…… ”男人沧桑的声线带了格外韵味,时光被吹散又重组。
  

   有人走近,对她招手,粉红衬衫在黑暗中也格外打眼,“啊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等很久了吗?”
   她悄悄把手握紧又松下来,“没,没有等很久。”
   “那么,”粉红衬衫的青年对她笑笑,转过身,“走吧。”


她沉默地跟在解语花后面,一如多年前那样,不管她在耍赖皮还是不听话,只要解语花一过来,她马上停下,抽抽鼻子站起来,不言不语地跟着他背后走。
当然,解语花那时还穿着裙子留着长发,是个不择不扣的小姑娘样。
她在那时就已经习惯走在他背后,解语花的影子罩住大半个霍秀秀,她在那里面可以偷着哭一下。等待解语花转过头给她拿帕子擦脸的时候,她就可以骄傲地仰起脸说“本小姐才没哭呢!刚刚是被风迷住眼了。”
“哦。”解语花永远只会淡淡应一声,然后继续给她擦脸。


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永远对霍秀秀来说是例外中的例外,她可以为了他去听不喜欢听的戏曲,去把一本西厢记背得滚瓜烂熟,去默默等待。
尽管她知道,这个人永远都不会属于自己的。


“解  语  花。”
她在心中默默地把这名字念了一遍,暗自唾弃了一遍自己的少女心思,又继续跟在他身后走,黄昏已过,正是夜晚。
她走在他的影子里,似走在甩不掉的岁月里。


【二】从古到今说来话 ,不过是情而已 。


霍秀秀第一次见到解语花的时候她正在解家地上打滚打得欢乐,没错,是打滚。
“我才不要到这个鬼地方来呢奶奶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她还穿着身裙子,却因为在地上乱滚了一通全身脏兮兮的,头发乱成一团,简直就是只泥猴子。
“那,那个…”她背后有个声音传来,穿着淡色裙子的小姑娘冲她很困扰地笑,“你,你还是坐起来吧……”
霍秀秀自然是懒得理,自顾自地在地上打了半天滚,才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喂,刚才你为什么叫我坐起来?”
那孩子微红着脸冲她比划了一下,“那个……粉红色的……”霍秀秀脸“噌”地一下就红了,又看在对方是女孩子也不能说什么,只能转移话题,“我,我说…你的名字?”
那人摸了张手帕靠过来给她擦脸,细软长发垂到她颈间,“解语花。”


不知是不是由于这件事霍秀秀以后特别亲近解语花,虽然她家奶奶老是教育她,“你看看你,再看看解家那姑娘!”
她吐吐舌头,毫不介意地继续奔向正在读戏本的解语花,往那干净的白衣上印一个黑掌印,蹭过去靠解语花肩膀上。
“…‘娇羞花解语,温柔玉有香,我知他乍相逢记不真娇模样,我则索手抵着牙儿慢慢的想。’这是什么?”她问。
“《西厢记》。”解语花揉揉她头发。


其实霍秀秀觉得这样下去也挺好,她唯一安静的时候就是在解语花身边,她们能在一起读戏本读一下午,谁也不说。


有天霍秀秀陪着解语花读那本西厢记,读着读着她突然一本正经盯着别人,“小花你嫁人的时候我要去当伴娘哟。”“诶?好,好的。”“还有…”“恩?”“就算是结婚后也不要忘了我哦!”
事后想来,那真是…太任性的要求。


而说完这句话后没过些日子,她们认识了吴邪。


【三】牡丹亭外雨纷纷,谁是归人说不准


有些事情是常理说不清的,如解语花于霍秀秀,亦如吴邪之于解语花。
认识了吴邪后霍秀秀烦的不仅仅是她们两个的世界多了第三个人,还有解语花每次都会念着“哎吴邪呢?秀秀你看到他没有?”烦死了。
明明只有她们两人的话靠在一起的话,读一天的戏本也而已,不像有了吴家那小子,得带他玩游戏,霍秀秀还得绞尽脑汁地想。
如果只有她们两个人就好了,霍秀秀和解语花俩人就好了……


“秀秀!”解语花在远方对她招手,“快过来玩游戏!”
她看了看一边的吴邪,不爽地扁扁嘴,但还是跑了过去,“好啦,玩什么?”


结果那天她们玩了个很诡异的游戏,是霍秀秀提议的,猜拳,谁输了得亲赢家一下。吴邪和解语花刚要提出抗议,霍秀秀就耍赖皮说这个她也是看大人玩的,不玩这个她就走了。
“反正吴邪你也不会吃亏啦。”她切了一声。


第一局是吴邪和解语花,解语花输了,就不好意思地凑上去亲了一下吴邪的脸,两个人脸都红得不像样。霍秀秀一见就异常不爽了,嚷着她也要亲也要亲,解语花微微侧过脸来,她就亲了上去。“反正都是女孩子嘛。”虽然是这么想,脸还是红了。三个小孩的脸都成了猴屁股。


仔细一想当时也没什么特殊意思,每个女孩子的独占欲都是很强的吧,总觉得“是我先认识这个人的,凭什么你和她更好”“反正我就是比较喜欢她,你走开!”
这样蛮不讲理的心情…谁都会有吧?


孩童时第一个伸手过来的人,垂在颈里的细软长发,每天每天不变的温柔笑意,擦过脸的手帕,靠在一起的暖意,似乎可以看一辈子的西厢记……
对着盏碧荧荧短檠灯,倚着扇泠清清旧帏屏。灯儿又不明,梦儿又不成;窗儿外淅零零的风儿。透疏檑,忒楞楞的纸条儿鸣;枕头儿上孤另,被窝儿里寂静。你便是铁石人,铁石人也动情。
霍秀秀差点以为这样就可以过一辈子。
她还太小,以为一辈子可以轻易许人。
于是她就那么在心中偷偷许给了解语花。


三个人凑在一起玩游戏也没什么,能看到那个人的笑颜就行;看到那人天天在意别人也没什么,能天天见面就好;讨厌听戏曲也好,和那个人一起的话……
一切都无所谓的,真的。


那真是太傻太傻的喜欢。
连对方是男是女都不介意,只单纯地想要在一起,每天都见面都说话就好,在霍秀秀还不知道什么叫喜欢的时候,她已经开始这样想了。
“霍秀秀和解语花。”
长大后她无数次在纸上写她俩的名字,解语花”和“霍秀秀”两个名字靠在一起,相依相偎,又完全不相配。
她就这么在对方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恍恍惚惚压了自己一颗心。
傻姑娘。


以至于长大后她再度见到解语花,惊讶的并不是原来“她”是个男孩子,而是面对他剪短的头发感到异常惋惜。
这样她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用一下午的时间去给他折一朵花,再谎称是吴家那小子给他的,看他笑着别上。


透疏檑,忒楞楞的纸条儿鸣;枕头儿上孤另,被窝儿里他那里思不穷,我这里意已通,娇鸾雏凤失雌雄;他曲未终,我意转浓,争奈伯劳飞燕各西东:尽在不言中。
尽在不言中。


【四】写歌的人假正经啊 ,听歌的人最无情。


“到了。”青年停下脚步,顺便拉了霍秀秀一把,打断了她差点陷入时光尘埃中的回忆,“喏,就是这儿吧。”
夜晚的戏园子总是热热闹闹的,老人们聚在一起闲磕牙,小孩子疯得要命,稍不注意就会撞在人身上。
但只要戏一开演便又是另一幅场景,大伙儿规规矩矩坐得好好的,脸上全是肃穆神情,看的是悲观离合,听的是他人人生,叹的是痴情总负。
待戏散了,擦干眼泪唏嘘一阵站起来,就谁也不认识谁。


霍秀秀有次去晚了没位置,就去了后台晃悠晃悠。还有位花旦正在给自己上妆,粉拍得极白唇抹得极红,水袖一拂恰是瑶台梦中人。
那梦中人幽幽启了唇,水眸一转让人心悸,“戏子呀,说到底都一样。”
霍秀秀正好站在她背后,半个身子映在镜子里,似是看着前生的魂,望着今世的影。
“在台上唱的是别人的故事,道尽了一番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到最后自己依然不能跳脱世间之轮。”
“下了台,只不过换了个妆,就继续唱。”


所以霍秀秀讨厌听戏。
这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台上台下都一样,是过客看客,也都是些戏子罢了。


今天这出戏是《牡丹亭》里的第十出“惊梦”,杜丽娘初遇柳梦梅,梦里春情与谁诉,醒来终觉一场空。
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可实际上霍秀秀背得最熟的是那西厢记,从小看到大随手翻一页就能背着念,看那崔莺莺羞红了脸去叫红娘唤张生来私会。
那么红娘当时又是怎样想的?她应该也有一点喜欢张生的吧,却一直一直地都帮他俩传递信息,促成了一桩美好姻缘……
当崔莺莺一袭红嫁衣桃花映面时,她会是怎样表情?


“秀秀?”解语花在未开场的黑暗中问她,“你在笑什么?”
“诶…?”她这才发现自己笑出了声,“没有吧……我只是想起了……小花你小时候说过长大要和吴邪结婚吧?”
“……”对方一下子就梗住了,半天后才道,“有吗…?秀秀你也应该有过…吧?”
她噗地一下又笑出声,“有啊。”
但是才不告诉你为什么。


【五】不管是谁啊,躲不过,还是情而已。


很多事情霍秀秀不能说也不想说。不能说,没说之前她还可以好好地和解语花坐在一起听一出她不喜欢听的戏;不想说,说了也白搭,就干脆不说。
只是在吱吱呀呀的唱腔声中,在暧昧不清只看得见青年轮廓的灯光中,她突然很想很想诉说,顺带哭一场。
尽管再也没人会回过头来给她擦脸了,但是没关系,自己一个人就好。
“我说解语花,小花……”她小小声开口,台上的梦里相见盖过了一切,包括了她难得的勇气。
喏,说给自己一个人听的告白。


“我啊,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想这是谁家女孩子呢,从来没见过但是又很熟悉的感觉……用台本里的话来讲果然是前世今生梦一场对吧?”
“我当时说讨厌吴邪都是闹着玩的,只觉得你生气的样子也不错…不过现在你都记不清了吧?”
“三个人也可以啦……如果你喜欢的话。后来为什么你就那么一声不响地就走了呢,等到再得知你消息,就变成解家那小子了……”
“我上初中时偷着去买了淡粉裙子和唇膏,第一次对着镜子穿戴好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是你的脸呢,真是…”


“太丢脸了……”
一直骄傲任性活泼机灵的霍家大小姐霍秀秀,就那么借着戏园子里嘈杂的声音抽泣出声,台上是欢欢喜喜眉来眼去一对,她只在他身边不敢哭大声了,借着泪眼还能看见解语花的脸颊,依稀是当年清秀眉目。
“还有一次是我同桌的小姑娘问我喜欢哪类型的人,我说……是和我青梅竹马的,会照顾人的,笑起来相当温柔的样子……对喜欢的人会相当执着认真的…那样的人。”
“是谁呢?”
“是谁呢?”


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断断续续说,“我…才不……想知道呢……”


有的吧?所有人都有的吧?管那个人是男是女,喜欢上就是喜欢上了,算不上多刻骨铭心的爱,只是忘不掉而已。在这之前就一直喜欢吧,直到喜欢不动的那一天。
直到喜欢不动的那一天。


曲终人散,崔莺莺从梦中惊醒怅然所失,梦里春意绵绵不过梦一场,且听下回分解,且待离人归来。


霍秀秀胡乱抹了一把脸,见解语花还是不动的样子便低声去唤,“解雨辰?”没回应。
“解语花?”还是不应。
“小花!”


青年才恍从梦中惊醒,回头还是记忆里初见时模样,眼底淡笑,唇角微翘。
“怎么了?”


霍秀秀突然心里就平静下来,喜欢一个人和在一起原本就是两码事,只叹缘浅,相守未成。
而情意常在。


“走吧。”她伸手去拉住他袖子,再拉一下确定,“天这么暗了,你得送我回家对吧?”
根本没变。


多年前小小的孩子拉着她走过一路又一路,她躲在那影子里,异常安心。
总觉得,那就是全世界。


【六】是否你走过了我身边 ,惶惶忽忽一瞬间。


说是少女情怀也好豁出去的也罢,那样的傻事,霍秀秀只做一次。
就和许许多多的女孩子没哪样。


后来她还是和解语花一起捉弄吴邪,开他和张起灵的玩笑,看那傻小子涨红脸的模样觉得怪好玩的。
一次她问解语花,“我们这样会不会很恶劣啊?”
他笑着伸手过来摸她头,“不会啊,我可喜欢秀秀这样了呢。”


“哦……”她闭了眼,感受发间的力度和温度,已经不想再去追问“喜欢”到底是哪种。
反正知道那是“喜欢”,就够了。


FIN.


P.S.各种渣对不起…本来我想写暗恋的少女情怀的但是好像失败了OTLLLL呜呜呜我那么萌的花秀我对不起你们(被打)。
用了很多原来写过的梗…秀秀那种心事大概是很多女孩子都会有的吧?知道是不会成功的,但是还想去告白,哪怕说给自己听也好……也相当于说给那个人听了。
BGM和文里标题的文字时陈升的《牡丹亭外》。歌词如下:


陈升 - 牡丹亭外
专辑:美丽的邂逅
为救李郎离家园
谁料黄榜中状元
中状元 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啊
好新鲜
李郎一梦已过往
风流人物今在何方
从古到今说来话
不过是情而已
这人间苦什麽
马不能越千里
这世界有点假
可我莫名爱上他
荒凉一梦二十年
依旧是不懂爱也不懂情
写歌的人假正经啊
听歌的人最无情
牡丹亭外雨纷纷
谁是归人说不准
是归人啊你说分明
你把谁放那
荒凉一梦二十年
依旧是不懂爱也不懂情
写歌的人假正经啊
听歌的人最无情
可我最爱是天然
风流人啊如今在何方
不管是谁啊
躲不过 还是情而已
你问我怕什麽
怕不能越千里
是否你走过了我身边
惶惶忽忽一瞬间
荒凉一梦二十年
依旧是不懂爱也不懂情
写歌的人假正经啊
听歌的人最无情
为救李郎离家园
谁料黄榜中状元
中状元 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啊
好新鲜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大人你把少女情怀写得太心酸了..好久木有看到这么少女的东西了...其实耽美看多了坚强的男人们偶尔看看少女情怀也不错(?)!!
南端翊安 2010/11/22(Mon)23:28 編集
無題
这种“我可是从你还是女孩子的时候就喜欢你了啊”的干嚼……呜嗯/////!!
啊信 2010/12/29(Wed)15:37 編集
無題
大人请问可以转载到【盗墓花秀】百度贴吧么?实在是太美了><花秀CP的文文到处都找不到。望得到亲的同意
NONAME 2011/06/12(Sun)13:04 編集
無題
请随意XD
TO NONAME 2011/06/13(Mon)15:28 編集
無題
好美啊亲!!!!!!
蓝小麼 2011/07/20(Wed)10:46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11  10  9  8  7  6  5  4  3  2  1 
プロフィール
HN:
暮樱
年齢:
23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3/11/05
職業:
www
趣味:
二次元
自己紹介:
♣ ♣♣ ♣ ♣♣
属性:表人格为热血少年里人格为阴暗文学少女
一切三次元去死不解释

♣ ♣♣ ♣ ♣♣
萌物:盗墓笔记:瓶邪;家庭教师HitmanReborn:ALL96
长期爬墙w

各种耽美小说,每日一篇

♣ ♣♣ ♣ ♣♣

欢迎勾搭

♣ ♣♣ ♣ ♣♣

比起这个世界,我果然,更喜欢虚无。
LOGO
LOGO在此请自联,欢迎交换链接www
LOGO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7/20 蓝小麼]
[06/13 TO NONAME]
[06/12 NONAME]
[04/04 樱色无边]
[03/30 沈玉歌]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啊啦啦
ブログ内検索
流水不复返
eingzone.com
Admin / Writ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