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朝生暮死一念间。
2018/11/13 (Tue)11:4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08/24 (Tue)17:54


我尚记得流水殇殇不过


1.一顾惜朝误终身,不顾惜朝终身误


…最近为了戚顾这对CP咬牙把四十集的逆水寒看完了…对于不看电视剧的我绝对是个大悲剧啊大悲剧(躺),看到里面的BG(电视剧中我萌的妹子越来越少了,真的)我就很乐意来表演一下兔斯基的抽风动作来看…结果咬牙看完了后我迅速去下了一堆的戚顾文于是我迅速活过来了(被揍)。
不过小顾真是美啊美,那个人站在那里就可以把我看过没看过想过没想过,一系列的古诗词给具体化了,从戏曲中走出来的青衣男子,他的眉梢还带了轻惆,眼眸里的亮已经遮不住。


我独爱那些看起来文弱得握不起一只笔的书生,他的眉目仿佛用淡墨而成,一切的浓墨重彩用到他身上都是不适宜的,那么淡的人,藏在心中的却是那么深的毒。
惊采绝艳,算无遗策,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好一个顾惜朝啊顾惜朝!


我这人有个癖好,就是看文特喜欢HE,然后自己写文就直接BE不解释。
所以我一脸微笑地看了那么多欢乐的戚顾文,不过我自己不想动笔写,一来是戚顾这个太容易OOC了,我太爱顾公子不能下手;二是如果我一写铁定BE不解释,他有的壮志凌云不得报他有他的血海深仇放不下,到头来相爱相杀,要么一人死在另一人手下,要么俩人一起挂。
死在最爱的人手上,那是幸还是不幸?
谁知道。
我只道血液漫过手掌的温度那么暖,像每日每夜,都可求而不得的吻。
你用血液亲吻我的全身,一丝一毫都不放过。


那样你彻底是我的了。
而我,一开始就是你的。


鉴于以上的情节写出来我会被别人拿着板凳砸(…)我就果断放弃了…不过想想戚少商的人生…那绝对是“一杯冰雪因谁热?回首半生尽是君。”
千里追杀,千里追杀,谁在逃跑?
谁又纠缠了谁的一生。


戚顾这对CP真是戳爆了我的萌点…(捂脸),这也让我间接萌上了钟汉良先生(揍),我三次元终于第一次萌上了真人我我我超级感动的!(喂
钟汉良先生求交往…!(跪


2.不过当年少年事,欲酣却望侧君颜


简单来说我觉得景卿比戚顾好HE得多。
仙剑3我看到了22集,没玩游戏,把所有暧昧的点基本都看完了还去看了一遍截图版,最后得出结论。
女主确实都是打酱油的。


本来仙剑3我也想抱着“我是去看搞基”的心这样去看完的,但是看到长卿他有个女儿后…我默默远目了。
原谅我没看完什么的(跪),里面姑娘的颜其实都挺不错的但是性格…没我萌的(躺)。


如果戚顾的感情是青色月光下刀锋上的芒,那景卿的感情就是悄然无声滑过山间的小溪。
等你不注意回首时,它已经在这里存在了很久。


说起来我还是挺偏爱年少轻狂的,少年不识愁滋味这类东西一向是我的最爱,多年后才也唤不来的纯真心境,惟想起当初那人含了笑意的眸光。
如此就可怀抱一生。


景卿这个比戚顾好HE的重点就是他们中间没那种的纠结,管你三世情缘管你飞蓬将军也好,那都是太过于遥远的事,搁在记忆里已经变得不清晰了,远远地蒙了灰,离现世远了。
今世你是蜀山大弟子徐长卿,我是永安当掌柜景天。
我叫你白豆腐,你唤我景兄弟。


如此便好。


管它千秋万万代,我只许今世。


这对是真的爱真的爱,看着这俩人一个迟钝一个调皮就想笑,心事就隔着一层纱,轻轻一捅就破。


噗,白豆腐你要小心喽。


3.南星一字无题


其实陆历这对CP我萌得挺莫名其妙的。


原因是在于陆小凤和历南星这俩个人物基本上就没什么交集,而且他们的电视剧我也没看过。不过鉴于扮演戚少商的张智霖先生扮演过陆小凤,而钟汉良先生扮演过历南星,如此他俩就扯到了一堆,算是戚顾的衍生CP.


陆小凤这个人我还有印象,不知儿时看的是哪个电影版本,就听别人说,“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爱管闲事的陆小凤。


历南星这个却真的是没看过,看同人MV时一下就被那张颜给镇住了,如果说顾惜朝的容颜适合在冷寂月光下流露出来的话,这位小教主就再适合不过从竹林中缓缓走出。
他的唇边挂了一丝笑,眉目却那般沉静,不见一丝尘气。


接着看同人,渐渐了解到这位小教主的性子果然和猜想中的无意,清心寡欲,沉静不过。
这,这个萌点彻底戳中了我…所以说钟汉良先生求嫁…!(不要突然扯远话题…


按理说陆小凤的CP本该是花满楼,无奈我没看原著也没看这对的同人,于是我义无反顾地向着陆历的美好道路一去不复返,这对真美啊可真美!(抓墙
一动一静,可以想象得出陆小凤陆大侠在外边管了闲事闯了祸回来,有点赖皮地缠在小教主身上拖长了尾音撒娇,“南星你又不理我了。”
南星,南星。
南方的南,天上星星的星。


陆小凤的历南星。
这样咋一看,意外地适合呢。


4.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待到多年后惟愿我还记得你们。
那时年少,贪得浮生一闲,偷看到的年轻容颜。


韶华易逝,唯有爱能穿越时空而已。


待到你窗前,轻轻道一声可安好。

-------------------------------------------------------------------------


忍者你后台给力一点我就会经常来更博了(滚)
这次我是来推广CP的没错,谁快来陪我一起萌…
 

PR
2010/08/22 (Sun)17:13


一生

【一】


年轻时他曾经在报纸上读过一篇文章,记不清是谁写的了,大概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写的,满篇伤感的语句和华丽的词汇堆积,唧唧歪歪写了一大堆无非是讲诉了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男人和他并不是最爱的人度过一生。
他匆匆扫了两三遍,暗骂了一声这纯粹吃饱了没事干,好不容易和人过一辈子,自然要找个自己看得顺眼的人,不然俩俩相看相厌多麻烦。


这时候胖子喊了一声“天真快过来吃饭!不然等下倒斗没力气!别给胖爷我拖后腿。”他应了一声就跑了过去,把报纸随手放在一边,等吃完饭来看已经不见了,大概是被风吹走了。


他那时也太年轻,还不懂得思考“看得顺眼的人”和“最爱的人”有什么区别,也懒得去想。他只记得那晚的火光下,小哥睡着了,垂着的眼睫毛分外长。


【二】


后来他们都没结婚。
他们,吴邪和解雨臣。

最初几年还有人来劝,来介绍,他总是推辞了。后来才听说解家的那小子也和他有相同遭遇,某次他们在酒席上相遇,趁着醉意他靠过去问“怎么小花你也没结婚啊?”
长得这么大了还被叫做“小花”的男人瞪了他一眼,在灯光下显得根根分明的睫毛看起来似乎长度相同。
恩,究竟和谁的那么相似呢?
记不起来了。


“你还不是一样。”


他刚刚还在思考“大老爷们的睫毛这么长干什么”的脑子因这句话被弄得清醒了一半,半是开玩笑半是不服气地去搂他脖子,“好啊,那小爷我就跟你过。”
被搂住脖子的那人盯了他一会,盯得他浑身发毛酒基本上醒了,解雨臣却露出了一个微笑。
“这样也不错。”
有灯光流转在他眼睛里,看不清本来颜色。


而他当时以为这不过是一句酒后的玩笑话,等到过几个月后解雨臣真的拿着一大堆的行李来敲他门的时候他的眼神跟看到了闷油瓶当街跳草裙舞似的。
“怎么?不是说好的么。”
昔日扎着两根小辫穿着娃娃裙跟在他背后一口一个“吴邪哥哥”的青梅竹马果然只是记忆中的往事,说起来回忆真是害人不浅的东西,让他如今看到解雨臣的纯良微笑便要背后发凉。


等把他取笑了一通后那混小子才慢悠悠解释说自己不过是来旅游的,杭州就认识的人就你一个不住你家住谁家。
“反正吴邪你如今也不会去倒斗了。”末了他说。


虽然是事实,但是被别人那么说出来…
还是有点难受啊。


怎么啦怎么啦都是男人怎么还会因为这种小事而伤感一通呢。
没出息。


他找了个借口出了西泠印社,站在门前的荷塘前发呆。已是深秋,夏日的浓绿已变成枯枝残叶,在风中默默发抖。
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可惜的就是这枯荷,也只能听一次的雨声了,只一次后便是它的彻底死亡。
永不再来。


世事也不过如此,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时光流逝得太快,没有人是永远不变的。
就连当初对着张起灵说“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的吴邪也一样,他会永远记得张起灵这个人的存在,哪怕他潜意识里多么想忘记,但是他无法发现。
因为他们早就不在一起了,怎么去发现?


寻找记忆的去寻找记忆,继续去发财的发财,惟独他一人,守着西泠印社,看那古董上的斑斑驳驳。
而那些倒斗的往事,就像是前世做过的梦,只在梦里延续了。
只是即使在梦中,他也没梦见过那个闷油瓶,一次也没有,这让他稍微有点郁闷。
本来想梦里见到闷油瓶在说那些自己下一秒就会消失的话时,换个回答的…


如能再见,绝对不会说“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应该换一句。


“小爷会帮你记得的!”
对,只是记得。


他发现不了他的消失。
甚至连生死也不知道。


“你要在这里呆多久?”他转头对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的青梅竹马说。
占了很长时间闲得有些无聊的解雨臣一边把一颗石子踢过来一边说“很快,大概一个月吧。”


之后一个月过去了。
再一个月,再两个月,再三个月……
他们在一起度过了一年又一年。


吴邪和解雨臣。
两个人。


【三】


人这一生是相当奇妙的,年轻时总以为事事都顺自己的意,自己能主宰一切,总嘲笑所谓的“命运”。
到最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命运的舞台上被操控了一辈子了。

比如说最初回答应一起去倒斗,比如说在篝火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比如说和自己相伴了大半辈子的人。
都是他完全没想到的事。


只能用“相伴”两个字来形容,都没结婚,自然也没孩子。就那么简简单单地在一起生活下去了,还好没什么不习惯的。
闲时解雨臣还会给他唱两句戏曲,他的嗓子一直很好,一个高音能随意唱上去。
他不懂得戏曲,只单单喜欢里面的词,“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就像是唱响了前世今生的绝曲。


他总是听着听着就会睡着,待醒了,耳边依然是那唱词,解雨臣看着他,悠悠地唱。
“俺的睡情谁见? 则索要因循腼腆。想幽梦谁边,和春光暗流转……”
这衷怀哪处言?
泼残生除问天。


只不过有次解雨臣把他推醒了,盯着他的眼睛依然是戏子的眼,水光潋滟,看不见底。
“吴邪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说过的话?”他问。
“诶……?”他不明白。
“算了。”把他摇醒的人突然泄气,叹了一口气后摇摇头,“没事。”


他还是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一人收拾相册,那里面的照片太多了,刚一打开就掉了几张下来,他拾起一张,是三个青年的合照。
他微微眯起看事物有些模糊的眼,用手指抚摸了一遍。
胖子,小哥,他。


那张照片拍得不太好,焦点也没对上,这使得画面有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又相当适合他们三个,看着这三个年轻人便觉得下一秒他们会从照片里蹦出来,笑嘻嘻地去盗下一个斗。
他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得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去翻下一张。


下一张是他的单人照,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偷拍的,拍的是他傻乎乎缩在睡袋里睡觉的场景,口水都掉下来了。
也只能是胖子这家伙干得出来。


接着下一张……


他从小到大的人生历程都几乎在这相册里重现了,被打乱顺序呈现给他看的时光片段,待年老时一张张拾起,重新排序。
快翻到最后时他看见了孩提时的自己,傻乎乎地站在树荫下,树的阴影都快把脸挡完了,却还笑得灿烂。
他的手里拉着一个小女孩。


扎着两条辫子,低垂着脸,盯着地面微微笑着。


他们当时在说些什么呢?他当时又是用怎样的心情来照这张照片的?
照片中的那个自己,是不是也曾给过照片中的小孩子承诺?
以至于那个承诺,让已经长大后的男子依然念念不忘。


可是他记不得了。
吴邪一生中许下了不知多少承诺,有些随口说下的早被他自己忘了,唯一强迫记得的便是那句“如果你消失,至少我会发现”,只是这句他也只能记得,无法实现。
那么被他许下承诺的对象,又会怎么想的?
他从来没去想过。


花了好半天才颤颤巍巍地翻到了下一张,依旧是合照。
是他和闷油瓶的。
照片中还是年轻的两个小伙子,站在一起似乎感到不自然,眼神都没有看镜头。
又出奇的合适。


这便是他唯一证明张起灵存在过的证据了。
至少在他的照片上,他永远不会消失。
一直,一直存在。


【四】


之后解雨臣来找他,他放下相册和他出门去买点东西。他在大街上恍惚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便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恩……没什么。”


他如此回答,稍微加快了点步伐前进,人老了,比不得从前,走也走不快,刚刚看到的侧影烙在视网膜上,一时半会不会消失。
那个淡漠的侧脸,仿佛是从照片上走下来似的。


他有些怀疑这不过是一场错觉,却丧失了证实的勇气。
也早也没有去证实的资格。


于是他只能转过身去对身边的解雨臣说“快走吧,办完事好回家。”
一如多年前,那个人望着他淡淡地说“带我回家。”


一模一样的语气。


【五】


他一生都不参与的话题之一,就是“谁是你最爱的人”。
他听了,总是笑笑,便走到一边去。


幸好解雨臣也从来不问他这个问题,反正都在一起那么久了,问这个干嘛?
就像他最开始所想的,找个顺眼的人也不错。
相伴一生以足矣。


而他最爱的人,他心中知道。
但是他永远不会说。


FIN.


P.S.1.因为我被虐了所以我要报复世界什么的(正色)
2.小花是想问过天真有过约定的事啦…然后按照我所想的男生其实很容易对青梅竹马说出“长大后我要娶你这种话”的…?(被揍
3.天真君一生不能提及的话题之二是有关闷油瓶的(挖鼻
4.瓶子我错了我继续搞我的凶杀案去…(滚
 

2010/07/27 (Tue)17:42
 持子之手
 
 
XX
 
 
吴邪第一次见到张起灵的时候,留意的是他的脸。
他看到那人背着原来应该属于自己的龙脊背从楼梯上走下来,大半张脸隐在连帽衫里看不清晰,只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素白的侧脸。
他没由来地微微一愣,心里想这小哥皮肤真白啊。
 
 
第二次让他留意的却是那人的手指,两根手指奇长,其力量之大可以把砖头拔出。
他在一旁不由得抖了抖,心想以后可不能惹到这小哥,万一哪天他一生气抓着自己的手腕用力一扭…只用两根手指就可以嘎嘣一下…
当下背后就一阵凉。
 
 
还好后来他渐渐了解了这人的性子,明白像他设想过的事那个闷油瓶是不会做的,索性也安下心,偶尔会偷偷用余光扫他那两根手指,想着关于那个发丘中郎将后人的传闻。
想着想着有点走神,脚下的步子不由得慢了下来,这时候那有着奇长手指的手伸到他面前,不轻不重地拉了他一下。
胖子在一旁没良心地哈哈大笑“天真你想什么想得这么入迷呢?都快歪到路上了!”
啧,他瞪了一眼胖子,自己站好继续走,那拉了他一把的人背过身去,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
 
 
吴邪还是只能看见他安静的侧脸和垂下来的手指。
 
 
中间的距离很短,他只要一站过去就可以碰到他的衣角,能和他并肩而行。
而中间的距离又很长,斗室的墓道太窄,别说并肩而行,连胖子走着都要小心擦碰,更别说两个人走在一起。
 
 
最后吴邪也只能低下头,盯着脚下的路不说话,尽管他知道稍微把脸多抬一分就能看到那人的背影。
可是要那点若有若无的希望来干什么呢,前面的人气息都几乎感觉不到,也许下一秒存在就会消失。
 
 
就像是,从未来过这世界。
 
 
XX
 
 
胖子曾说过,“跟着小哥走有三好,一不怕粽子二不怕蚊虫三不怕热。”
前两个还能理解…可最后一个…
胖子拉过他,暗中指了指某人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哦,原来是这样。
 
 
他张了张口想替小哥辩解一下这人还是有表情的不是完全面瘫…转念一下万一胖子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又该怎么回答好。
……难道说是从眉毛的颤动和嘴角的微妙角度…看出来的么…
 
 
有次他们一伙人在荒山野外迷了路,没找到斗不说还没山里的老虎豹子追了一路。天色已晚,只有等到第二天才能找路回去。
胖子在一边吐了口唾沫骂晦气,潘子倒是比较好脾气地上来对他说“小三爷,看来今天我们只能在这里住在一晚再走,你觉得如何?”
……反正都只能这样了。
 
 
林子的风很大,他们又没几个帐篷,只能勉强算是露营,胖子和潘子守夜,他本来过意不去想自己也守,却被胖子挥了挥手阻止了“天真你看你那黑眼圈!别说你了小哥都先睡着了。”
咦…?吴邪扭头看了一眼闷油瓶罩在帽子下的脸,他不是一年四季都那睡不醒的样子…么?
 
 
他就只好躺下身来睡了,身边的人是坐着睡着的,相当不安稳的感觉,像是随时准备进攻。
他一时不清醒,就低下头问,“小哥你要不要躺下来睡?我挪挪地儿。”
话一出口才觉得突兀,万一别人睡着了又被吵醒了……
 
 
却没想到那人抬起头,目如点漆,映着火光亮得他一愣神。
等他反应过来别人已经侧身躺下,背对着他睡了。
 
 
吴邪只好躺下来继续睡,刚一躺下就觉得有东西磕到了背,抬眼看去,是某人的手。
……不会把小哥弄醒了吧。
 
 
偷偷望去只看到睫毛覆着,安安静静的样子。他拍拍胸口,抓着闷油瓶的手想放过去点…
结果反而挣不开了。
 
 
张起灵的手指虚握在吴邪手上,应该是无意识抓过来的,力道也不大,轻轻一挣就可以挣脱。
但是这个“轻轻一挣”的力道也足够把人弄醒了…而且还是那么敏感的人…
 
 
吴邪只好继续躺下来,手任凭他握着,背对背地睡,两人的手却握在一起。
又不是大姑娘,拉个手又怎么了。
 
 
其实还有一点他不愿说出口,这样握着,能感觉到手心的热量。
只有一点,但已经能确定存在。
 
 
原来身边的人,是确切在的啊。
 
 
不过吴邪当时只知道“一见误终身”,等到后来他回想起这件事总会愤愤扭头。
所谓“一握误终身”。
 
 
XX
 
 
后来等到尘埃落定,他俩都在一起。
 
 
吴邪总是喜欢去握张起灵的手,不论何时何地,俩个大男人手拉手虽然有点奇怪,不过比起别人的目光,握在手心里那点踏实的暖更重要。
 
 
有些小姑娘走到他店里东看看西看看,最后脸一红不知怎么就看到了闷油瓶身上,红着脸靠过来,“哎呀大哥哥你手指怎么这么长。”
搞得他在店里也握了别人的手不放。
 
 
然后在某个握着手的时候他不经意地想到,持子之手,与子偕老。
不过如此。
 
 
附,那什么叫肉渣的东西…:
 
 
“小,小哥…你…别…”
“…吴邪,放松。”
“…靠…痛…”
“…”(翻找东西的声音
“…小哥你别找了…家里润滑油都用完了…”(松了口气的声音
“没事,刚刚够。”
“…靠张起灵你你你居然把手伸进去蘸!!!手指长了不起啊小爷我…唔!”
 
 
所以说,有时候手指长,真的不是坏事。
当然,仅仅对某些人而言。
 
 
(顺便我一直觉得他俩会用瓶装的润滑油…)
 
 
FIN.
 

PS.朵朵生日快乐www
M子本子大卖!我永远爱你们!(滚
2010/06/14 (Mon)00:20
博客名改了。

“空花”是虚幻之花的意思,喻妄念。也有雪花的含义。
“既夕”是古代土葬前最后一个哭丧的夜晚。


从古文解释书上翻到的,觉得相当有趣就用了。明明是两个没什么相关的词组合在一起,意外地有美感。
所以说我喜欢文字这东西。简单几个字就是无穷趣味。


这两个词总能让我想到一个小女孩子和一个小男孩子,女孩子有眯细的眼睛和到肩膀上的长发,男生喜欢吵吵闹闹个不停。


“呐呐空花,我给你说我又看到了好东西哟?”
“所以说你别在那里闷着啦笨蛋!”
“和我一起出去玩吧?”


在阳光下他把手递给她,都是太小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得,但却自以为是。
女生盯了一会默默把手叠上去。


“既夕你终于下葬了?”
“唔?啊!”
“那么…下一个是谁呢?”


就是这样。
没人知道结尾。
或者开头。


就那样世事流转。
一遍又一遍。
1  2  3 
プロフィール
HN:
暮樱
年齢:
25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3/11/05
職業:
www
趣味:
二次元
自己紹介:
♣ ♣♣ ♣ ♣♣
属性:表人格为热血少年里人格为阴暗文学少女
一切三次元去死不解释

♣ ♣♣ ♣ ♣♣
萌物:盗墓笔记:瓶邪;家庭教师HitmanReborn:ALL96
长期爬墙w

各种耽美小说,每日一篇

♣ ♣♣ ♣ ♣♣

欢迎勾搭

♣ ♣♣ ♣ ♣♣

比起这个世界,我果然,更喜欢虚无。
LOGO
LOGO在此请自联,欢迎交换链接www
LOGO
カレンダー
10 2018/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コメント
[07/20 蓝小麼]
[06/13 TO NONAME]
[06/12 NONAME]
[04/04 樱色无边]
[03/30 沈玉歌]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啊啦啦
ブログ内検索
流水不复返
eingzone.com
Admin / Writ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