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朝生暮死一念间。
2017/08/22 (Tue)19:5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2010/12/04 (Sat)02:26

原创耽美短篇,各种渣,请慎。
@清水
@男主设定为一只不高兴的闷骚,一只没头脑的二缺。总之两只都让人特想抽一顿,请慎重再慎重。
@咳,我只想写一段年少时光。

 


阳光恰好


其一


严格来说,高一的开始就是主席台上校长闪亮的秃头和飞溅的唾沫星子,老师一声声“就算是高一也不能放松!一切都是为高考做准备!”台下的高一生叽叽喳喳地问,“你是哪个班的?”“这个班的老师好不好?”“听说这学校美人多啊…”“我喜欢这学校的校服才考进来的!”九月的阳光沉默地抚摸了每一个人的头,笑而不语地看着这群少年们。
周小方开学那日本来想翘课呆在家玩一会游戏,无奈他老爹一大早就揪着他耳朵嚷,“你小子好不容易凭体育特长考进了个重点高中,开学第一天就想翘课?!啊,没门!”
于是第一天他就顶着一头鸡窝头和一张睡眼惺忪的脸去了学校,边走边收获围观目光无数,低头一瞧是裤子拉链没拉好,啧,第一天就丢脸。


周小方当场就红了脸找了个僻静角落打算把拉链拉上来,结果刚走过去迎面就撞着一个人,他保持拉拉链的诡异姿势盯了别人半天,直到那人从地上捡起被撞飞的MP4才不好意思地说“同学对不起啊!”
被叫“同学”的男生长得瘦高瘦高,皮肤较白,戴着眼镜,浑身的气场是“一看就知道是个好学生”。他望了一眼周小方,转头就走。


“真是不好意思呢…”周小方再低低重复了一遍,也不管别人听没听到。


周小方初中的同学曾这样评价他,“小麦色的肌肤和看到食物就闪亮的眼神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某种大狗,而实际上却是个一戳就炸毛的家伙。”
“如果对不起别人的事会记很久,借别人的钱倒经常忘叫别人还。”
“遇上气场合的人会毫不犹豫地去搭讪,看起来也不壮怎么打架就这么厉害呢…我俩就在打群架中认识的…”
咳,扯远了,综上所述,周小方同学是个好人。


所以身为一个好人,周小方踏入教室的第一秒就看到了刚刚那位“自己相当对不起”的同学,直接快步走过去拉把椅子坐下,“啊同学真巧我们又见面了!刚刚真是对不起啊!”声音大得让人吓一跳。
那位男生看了看他,还是不说话,他又大声道歉了一次,终于别人甩他了:把手抬起来取下了耳机,茫然问,“啊,你刚刚说什么?”
……


得,就在这样那样的巧合或者说缘分的情况下,周小方和夏商认识了,并且后来在周小方的努力要求下,他俩成了同桌,一坐三年。


其二


周小方得知夏商名字的第一反应就是“啊?夏商周?”得到对方一记眼刀后他傻笑着摸摸头,“哎呀我还以为你爸妈是搞历史的呢…不过你看我俩真有缘啊,你名字里缺的那个‘周’字恰恰我就有。”
夏商控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小声告诫自己已经和这家伙坐了两个月了别因为这种小事不爽这人本来就是个自来熟自来熟什么的要忍耐要忍耐要忍耐…而那白痴依然笑得欢乐,“哎我还没给你讲我名字的典故吧!嘿我名字由来可简单啦,我爸姓周我妈姓方,就这么着了。搞得别人每次一听我名字就是‘小芳?’‘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越说越起劲还唱起来了。


夏商深吸了口气正要开口,上课了。那白痴终于住嘴,掏出手机来玩。


作为一个体育生周小方一天的生活是相当轻松加愉快,白天上课玩手机晚上回家玩电脑,老师讲课从来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等下课问他作业是啥,他二话不说立刻去扯夏商的袖子,“嘿,老师说的作业是啥?”
夏商除了深呼吸还是只有深呼吸。


摊上个这样的同桌要么换位置要么快习惯,夏商是嫌麻烦的人,一想到要去和班主任那个更年期的妇女扯至少半小时的理由他迅速选择了后者,久了也没这么不爽,坐了一学期后他甚至会帮周小方这家伙抄抄笔记,记下每天的作业等那人打球回来告诉他,偶尔也可以借自己的作业给他抄抄,这时候那家伙就会露出大型犬一样的笑容,看得人莫名心情愉快。
啊忘了说,作为一个常年戴着耳机眼神飘忽不定面部神经处于睡眠状态的少年,夏商所谓的“心情愉快”也就是把本子还算温柔地丢在他桌子上,“喂,只准抄三页,后面的自己做。”


“好!”周小方快速一翻又小心翼翼地问,“不会的来问你?”
“恩。”不知是不是幻觉,夏商总觉得看到他身后有尾巴在摇。
得到肯定答复后周小方高高兴兴地从衣服里拿出一团奇怪物体,“给你!我们篮球队队长收到女孩子的巧克力太多了,干脆就分给我们队员吃。哥们你看你皮肤那么苍白肯定是贫血吧,来来来哥哥记着你的,多吃点!”
夏商盯着那团半融化的诡异巧克力嘴角抽了抽,还是接过来,“谢了。”
“嘿,咱俩谁跟谁!”只和别人坐了一学期的周小方再度发挥了他的自来熟属性,“放心,有我吃的就不会少你的!”


切,开玩笑。
夏商当时这么想,第二天就被他拿过来的早餐吓了一跳:只有一个包子,还分成了两半。那家伙把它递过来的时候眉毛还一跳一跳的,“趁热吃啊,走出家门才想起钱没带够,将就吃吧明天我给你带饺子!”结果到午餐时间他没钱了还是夏商请了他一顿。
周小方和夏商坐了三年,周小方给夏商带了三年早饭,有时候实在没钱,就买一袋豆浆,他塞给夏商就去操场训练。


很久之后他们开高中同学会,同班有个姑娘来问他,“周小方你是怎么和夏商坐一块坐那么久的?夏商那人除了上课回答问题平时基本上可以不多说一句话吧,你是怎么和他沟通的?”
“啊?”周小方眨巴眨巴眼睛赶紧摇头,“哪有的事!夏商人很好相处,第一次我撞飞了他MP4都没怪我,还常常借我笔记啊作业什么的,很好说话呢!”顿了顿他有点遗憾地笑起来,“真可惜今天同学会他没来……我还有很多事想和他聊聊。”
不止是那一次同学会,夏商之后也没来,一次都没有。


其三
   
   
周小方的整个人和价值观都和他的名字一样简单得可以,他坚信这个人不错就应该对别人好,他成绩不好,背得最熟的一句古文是“投之以桃李,报之以琼琚。”
夏商曾疑惑了很久到底是有怎样的爸妈能教出这样单蠢的娃,直到他去了一次周小方的家,和他爸聊了半小时发现这位叔叔的个性完全就是多年后啰嗦一点的周小方,他默然了,从此不再纠结如此蠢的问题。
顺便一直忘了说,夏商是单亲家庭,这是同学之间都知道的秘密。


周小方曾吱吱唔唔地就这个问题问过他,得到的回答无比轻描淡写,“啊也没什么好说的,也没有什么离婚,就是我爸脑子有病,酗酒过度,在我小时候就喝死了。”简直就像句冷笑话。
然而夏商说是这么说,对于别人给予他的温暖其实很重视,在他们高二的时候他已经习惯每天上课抄两人份的笔记,同时还要帮睡觉或者玩手机的某人打掩护,下课后还把重点勾出来,丢在周小方桌上叫他看仔细了。当然抄完作业还是不行,早上买多少个包子都不行。


周小方翻笔记的时候就常常会看见每次后面多写了一句古诗词,什么“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这些酸兮兮的句子他好像在哪儿看过,便笑话夏商,“你也和那些女孩子一样,看言情小说去啦?”
之后他看见了熟悉的白眼,“滚,你倒说说这句是谁写的。”


“这个……”作为一个从来跟文学沾不上任何边的体育特长生来说这还真是个难题。
“咳,这是纳兰容若写的。”对于能打击到别人的任何方面夏商从来不放过,“意思是……”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周小方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向寡言的夏商跟打了鸡血一样口若悬河说得他晕晕欲睡,最后他不得不用手指去戳戳他,“够了够了,意思就是你很怀念我们第一次见面我碰掉了你的MP4对吧?”
……要忍耐。


第二天笔记本丢回来,笔记后又是一句“暗相思,无处说,惆怅夜来烟月。”
……周小方决定闭嘴。


抛开这点来讲他们依旧相处得很融洽,该带包子的偶尔会多带瓶牛奶,该抄笔记的依然在笔记后写古诗词,岁月安静,细水长流。


其四


等到他们高三,周小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是隔壁班的,长得也不算漂亮,最初注意到她是因为她名字中有一个“芳”字,他当时一看忍不住想笑,怎么这个年代还有这样土里土气的名字啊,不自觉关注了下,一来二去就喜欢上了。


身为一个体育特长生周小方在恋爱上非常迟钝,他的恋爱史用一只手就能数出来,而且全部是无始无终的暗恋。对于他来说喜欢上一个人非常容易,想去告白却困难得要死。
等到周小方同学连续三天买早餐都只带了一袋豆浆后夏商同学也忍不住了,直接把笔记本摔在他桌上,眼尾微微挑起来。“喂,你最近是怎么回事?”
夏商从来不叫周小方名字,可能也因为他介绍“周小方”这名字的典故实在太差劲,都用“喂”来代替。


“…啊?”周小方趴桌上研究了半天今天那句“谁叫岁岁红莲夜,两处沉吟各自知。”含糊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结果被夏商冷着张脸拉领子扯去了操场,大冬天了吹了好久冷风,说出口的话都带了颤音,“…糟了哥们,哥哥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女生。”
夏商一下就愣住了。


周小方看起来是大大咧咧的样,真正叫夏商“哥们”,称自己为“哥哥”的时候高中三年下来也没超过五次,第一次是他自作主张说要给夏商带早餐,第二次就是他说他喜欢上了一个女生。
很久后夏商才知道,那是周小方特有的表示紧张和询问的方式,只是当时他只是默默松了手,声音在寒风中显得干巴巴的,“喜欢就去追啊。”
连他自己都觉得有气无力。


“咳。”周小方跺了跺脚,记得自己兜里还有包烟,他不常吸,但队里那群人喜欢,偶尔也买一包互相散一散,就打算拿出来缓解下气氛。“别板着张脸,抽支烟…”刚一拿出来放别人手心就发现是一包薄荷糖,大概烟放教室。“……吃块糖吧!”
简直就像是哄小孩子。


夏商这次倒像是冻傻了,也没翻白眼也没表示不满,就安安静静剥了糖纸,放嘴里嚼了嚼,没滋没味地咽下去,只觉得这次的薄荷糖苦得要命。


其五


之后有段时间他们俩都没提起这件事,该干嘛干嘛去。早餐又恢复了正常,笔记本上的古诗词停了一段时间又重新开始,而且来势还越来越猛。
可惜好景不长。夏商给周小方的评语是“这人是个二缺。”简直是一语直中。有一天二缺方晚上跟在那女孩子后面,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女孩子嘛,走夜路多不安全!我默默看她一程就好。”这种无比傻逼又肉麻得让人发痒的事也只有二缺方才干得出来。


小说里多写女生走夜路会撞上坏人或者鬼什么的。这种情节看似假得可以但不得不说还是有真实依据。如果一个人的家住在小巷子里面,而且这巷子夜深时没几个行人偏偏路灯又坏了,而且还有过闹鬼和抢劫的传说,那发生的几率是百分之八十。
不巧的是,周小方喜欢那女孩住的家这几条全中。


当周小方跟到第五天时就遇见了几个流氓从小巷子里串出来嘻嘻哈哈往那少女身上凑的场面,他脑子明显是呆的,居然第一反应就伸手去摸手机打算报警。有麻烦找警察叔叔,可惜警察叔叔常常没空。他一看场面已经从言语调戏变成了动手动脚,电话还没打通,就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周小方在初中也常打群架,大多是因为哥们义气。但那局面和这个又明显不同。打群架讲究的是明哲保身,只有愣头青才会冲上去大吼大叫一通玩命,一般人都是悠着点,随便出两拳装装样子就好,反正群架规模太大,一会儿就得散。周小方倒不是这样想,只不过他妈是看见他脸上有伤就直接甩一句,“这月的饭钱自己出。”这可真要命。
这时候他单枪匹马又要小心护着身后的女生,说要有多困难就有多困难,胳膊上很快着了一下,也来不及看,脸上也被踢了一脚,应该肿起来了。
真,真是太狼狈了。


周小方在左闪右躲还要找空隙出拳的电光火石间突然懒得地有点情绪低落,他一直坚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凡事退一步为宽。没办法他还年轻,是一个脑子里除了阳光和汗水就装不下其它的二缺。
大概是老天可怜这少有开始怀疑世界的二缺方,便帮了他一把---------从天下掉下来了个书包,咚地一声敲晕了正打得起劲的流氓老大。


“啊,啊?”二缺方一时没从怀疑世界的态度转档成世界不真实的,就眼睁睁看着小巷子口冲进来一个人,三下五下跟拔大白菜似的把剩下的人撂倒,回头,那少年一直没血色的脸上总算带了红晕,是跑得太急的缘故吧。
一时间恍惚又记起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他撞丢了别人的MP4,小心道歉又没人理,一转身到教室里又看见了那个男生,正戴着耳机听音乐,似乎本能地抗拒与人交流。
原来竟过了那么久。
原来他们已经相识那么久。


“夏商…?”
“恩。”
“你怎么会在这儿?难道你…”
“…收起你满脑子的狗血剧情,我家也在这里,喏,巷子边上的楼,那还亮着灯的就是我家。”
“哦…那为什么你会看到我们在这里打架…”
“…我晚上觉得热开窗子透气。”


周小方纠结了一阵为什么十二月的天气还会觉得热这个问题,很快又被夏商的提议打断思路,“喂,我知道附近有个不错的地方,晚上卖烧烤的,走吧。”


其六


好生安抚了几句又送了那女孩子回家,两个少年晃悠去了附近的烧烤摊,要了几串肉串几罐啤酒,周小方今天带了烟,刚递过去夏商就摆摆手,“那东西抽多了伤喉咙,你也别抽了。”他掏出一包薄荷糖给他,“还是吃这个吧。”
薄荷糖混着肉串和啤酒的味道有点微妙,但意外地还能下咽,周小方想学夏商那个文艺少年装逼地来一句“这就是青春的味道。”不过他还没张嘴夏商就话唠起来。
真的是话唠,除了给他讲古诗词以来夏商喝了酒原来也是个话唠,一口气说不停,脸上带着两抹潮红,是酒劲上脸了。
这一刻周小方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还真是近啊,近得再侧过去一点他的睫毛就能碰到夏商的脸了,偏偏那家伙还不自觉地往这边移。
他只好规规矩矩地坐好,听那人不断地说,不断地讲述过往。
他所不知道的,可能只属于这个晚上夏商肯诉说的过往。


他说周小方你知道么,其实你就是个自来熟加二缺,我无数次想过要揍你一拳但看见你那一脸傻相就有点下不了手。
他说你刚刚遇到那些人算什么,我初中时什么事没做过,抽烟喝酒收保护费样样都干,反正没人管我。
他说后来发现这东西没一点意思,你再怎么糜烂这日子还是得照过,愿意死就马上去跳楼没人拦你,愿意活就抽自己一耳光站精神点。
他说…


最后他眼神明显晃悠着看过来,异常严肃地问,“你真喜欢那女的?”
“…诶?啊。”周小方不明白他没头没脑地问这个干嘛。


“那我帮你。”夏商喝完最后一罐啤酒,晃晃空罐子,“我帮你。”他重复了一遍,近乎咬牙切齿的语气。


如果不是那句话,周小方几乎以为这个晚上就是一场梦,梦里的夏商触手可及,会一本正经叫他名字会喝醉酒胡乱说话会念叨自己的过去,他的呼吸偶尔有一些拂到他脸上,也是炙热的。


第二天,周小方一坐下来,夏商就面无表情地递给他一封信,吓得他手里端着的米线差点倒出来。
“情书。”
“哈?!”
“我替你写的,给你喜欢那女的。”


本来周小方说什么都不愿意接受这封信,再当成是自己写的交给那女孩,夏商却意外地固执。“喂我替你写这个写到了半夜。”“给不给面子,恩?”“女生都喜欢情书,特别是手写的,你加强攻势就行。”
末了他淡淡一句,“我说了要帮你的。”莫名其妙让人心里堵得慌。


周小方只好照办,也许是情书攻势真的有效,递了十封信左右那女孩子羞红着脸跑到他们班来叫周小方出来,这事就算成了。
“恭喜。”说这话时夏商还是在帮他抄笔记,最后一句古诗词用笔恶狠狠描了又描,“来,拿回去自己看。”


其七


可周小方也没和那女孩在一起多久,很快他们就是高三,学业要紧,前途要人命。相反他和夏商待的时间倒越来越长,他们已经是就算对方都不说话也不觉得尴尬的气氛,自然而然的,一天一天慢慢过去,他下意识掰着手指数日子,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离别的日子越来越近。
他有时候会想想夏商替他写的情书里说了些什么,他是没拆开就直接交给那女孩的,潜意识里也许也希望自己不要知道。周小方有些事总是做过了才来后悔,已经太晚了。他只好打起精神对自己说,没关系,下次绝对不会这么傻了。
已经没有了下次。


照毕业照那天也是个大晴天,周小方和夏商站在一起,身边的同学都在说说笑笑,摄影师在开着玩笑,他跟着一阵傻笑,等到一起拖长声音念“茄子——”时,他觉得有人的手伸了过来。
冰凉冰凉的指尖,触到了他的手背上,只短短一瞬间就离开。
就如从未发生。


拿到毕业照后他仔细研究了半天站一起的他们,夏商还是那张扑克脸没什么表情,唇角好像上扬了几分?不对是错觉吧一定是错觉。
他珍惜地把那张照片放进了相框,摆在床头。


高三无疑是相当快的一段时光,一晃就是考试,一晃就是毕业,一晃就是分离。三年光阴,对于人生来说太短了,对于周小方来说,只留下了一叠厚厚的笔记本,上面的字迹基本上不是他的,大堆的卷子,上面有他一遍一遍被夏商逼着订正的笔迹。
周小方整个高中岁月,有一大部分都被“夏商”这个名字所占据着。


真到了毕业那天许多同学都哭肿了眼,没告白的对着教学楼大声喊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同学老师,恋人朋友,大家都哭成一团。


周小方也有点鼻子酸,他看夏商对着教学楼发呆便故作轻松地走过去拍拍他肩膀,“哥们你也对着教学楼发呆?想喊谁的名字就大声喊吧,哥哥我给你加油。”
夏商看看他,摇了摇头,周小方一直没辙,只好使出杀手锏,“诶你带本子了吗?我给你写句话做纪念吧!”
夏商难得一次手忙脚乱地从身上掏出一个新本子,让他那狗刨一样的字在上面乱画。


周小方写的是一句古诗,他语文太过不好,也不知道这句讲的是什么,就单纯觉得很美很适合夏商,五个字一句的也好背,如今派上了用场他很高兴。


“给!”他高高兴兴地把这本子还给夏商,对方看到那句子时脸色似乎变了变,有很快恢复了正常,甚至带了很罕见的微笑。
“谢谢。”他伸出手来与他相握,“谢谢你啊,周小方。”


匆匆三年,那便是离别。
那是周小方最后一次见到夏商,之后关于那个少年,再无音讯,所有的联络方式都断了。


其八


周小方上的大学是个以体育特长生为主的地方,是在外地。他不得不选择住读,一年半载才回家一次,临行前他拿了那张毕业照,犹豫了一阵,又带上了几本高中的笔记本。
留着吧,说不定有用呢。他对自己说。


等上了大学他住寝室,懂得了很多人际交往和以前自己的蠢。他学习了很多东西,也成长了很多,偶尔还会梦到以前的自己,傻傻的一脸笑,身边还站了个看不清模样的人。醒来后觉得安心又难受,心一抽一抽的。


那毕业照和笔记本他都放在了一个抽屉里,基本上没去翻动过,直到有一天寝室有人找他借东西拉开了那抽屉,翻到了里面的笔记本。那男生随意地翻了翻,“哟兄弟想不到你这么浪漫啊?每一页下面都写了句情诗呢,不过看这字工工整整不像是你写的啊……莫非,是你相好的?”
他愣了很长时间,才发疯一样把笔记本夺过来,一页页地翻,上面一页页都写了他从未留意过的句句诗词,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
“他生莫作有情痴,人间无地著相思。”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


曾有一个人那么认真地给他写了那么多心意,就写在那么明显的地方,可他总懒得看,总说自己没文化看着头疼,也不愿意听那人讲解,他以为他是写着玩的,那他就真的当自己是写着玩的,一笔一划酱这感情写给你看,你不知道,那是你自己的事,与我何干。
太心狠了。


只是有些事不说也应该明白,他不想懂,那他也不说,说了又能怎么样,不说又能怎么样,时光早已硬生生错过,再也回不来了。
周小方猛然想起毕业那日他给夏商写的留言,“相思如海深,旧事如天远。”
旧事如天远。


寝室的人都被抱着本子突然间沉默了很久的周小方吓到了,翻出那本笔记本的男生轻轻碰了碰他,“哎刚刚对不起哎…哥们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摇摇头,“我只是…突然很想我原来的一个哥们…哦不对…一个朋友…也不对…总之我特想他了。”
那些时光那些岁月,到最后只有用一句想念来带过。
因为已错过,回不来了,就这么简单。


其八


还记得年少,阳光恰好,轻狂不道伤,离别不知愁。
唯有年少。


FIN.


这篇文的重点是我们要学好语文...

另作四不像打油诗一首:

学好语文我不怕,情书情诗信手拈。
想当年,叹如今。
满纸相思欲相付,道是念郎郎不知。
万般情愫空远流,千种滋味绕心头。
望当下,懒回首。
年少轻狂终不再,只笑痴情早成伤。
百字一书便摇首,十次擦肩却相错。
不明心意君已去,相思相伴早成梦。


咳,抽打请温柔一点。

PR
Comment
Name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在《盗墓》里看小哥的时候都没有哭过,看这篇文的时候鼻子酸了..很久都没有看文看到想哭了,谢谢..
班尼 2010/12/16(Thu)11:47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プロフィール
HN:
暮樱
年齢:
23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3/11/05
職業:
www
趣味:
二次元
自己紹介:
♣ ♣♣ ♣ ♣♣
属性:表人格为热血少年里人格为阴暗文学少女
一切三次元去死不解释

♣ ♣♣ ♣ ♣♣
萌物:盗墓笔记:瓶邪;家庭教师HitmanReborn:ALL96
长期爬墙w

各种耽美小说,每日一篇

♣ ♣♣ ♣ ♣♣

欢迎勾搭

♣ ♣♣ ♣ ♣♣

比起这个世界,我果然,更喜欢虚无。
LOGO
LOGO在此请自联,欢迎交换链接www
LOGO
カレンダー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コメント
[07/20 蓝小麼]
[06/13 TO NONAME]
[06/12 NONAME]
[04/04 樱色无边]
[03/30 沈玉歌]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啊啦啦
ブログ内検索
流水不复返
eingzone.com
Admin / Write
忍者ブログ [PR]